主页 > 网站科技 >FIBA公布『新国际赛制』,中华队是边缘化或趁势快速进步? >
FIBA公布『新国际赛制』,中华队是边缘化或趁势快速进步?

    日前在菲律宾马尼拉的奥运资格赛期间,FIBA 正式向中外媒体们说明新的国际篮球赛制,引起不少话题讨论。无庸置疑地,新的赛制将带来冲击及改变整个游戏规则。它促使各国篮协及职业联赛去组成具有竞争力的国家队,它们将在不同期间举办的资格赛中去竞争。

    FIBA公布『新国际赛制』,中华队是边缘化或趁势快速进步?

    对亚洲篮球而言,有两个改变将大大影响亚洲篮球的生态。

    首先,也许最重要的变化是两个新国家的加入 – 澳洲和纽西兰,这两个国家过去总是受限于大洋洲地区的名额限制。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加入对亚洲篮坛的实力排名会有巨大的影响。意思是过去的三~四年间中国、伊朗、菲律宾、韩国和日本分别在不同的亚洲赛事中佔据了前三~四名的位置。随着澳洲和纽西兰的新到来,亚太地区篮坛的顶尖位置将会变得更加拥挤。澳洲在FIBA的男篮世界排名在前10名,而纽西兰也在前20名。几乎可以说,未来只要是这两支球队有参加的亚太区赛事,他们就会佔去前四名中的两个名额,这确实会给传统的亚洲强国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他们必须调整他们的策略来对待每个赛事。中国和伊朗不再是冠军大热门,甚至可以说,他们面对这两支来势凶凶的新队伍,整体实力上并不佔优。

    FIBA公布『新国际赛制』,中华队是边缘化或趁势快速进步?

    不过这个特别的改变是一件好事。长期而言,这对亚洲国家实力提升是有所帮助的。这是因为,对传统亚洲球队而言,这是提升整体实力与欧美球队差距的唯一方法,就是对抗挑战更高层级的队伍,这也正是澳洲和纽西兰加入后的影响。想象一下,从明年开始,会有几个真正在NBA打到球的球员和我们在同一个区域竞争对抗。澳洲和纽西兰的球风,也肯定吸引更多球迷的对亚洲篮球运动的注意力,这将有利于篮球运动在亚洲的曝光和推广。

    对于一些实力始终不上不下的球队,像是我们中华队、韩国、日本、约旦和黎巴嫩…等,这提供了一个机会去提高他们的实力。面对的对手像是Matthew Dellavedova、Patty Mills、Dante Exum、Ben Simmons、Steven Adams等等可以激发出亚洲球员的潜力,迫使他们把自己的能力发挥至极限。

    东南亚篮球近年有了较职业的ASEAN联赛后,过去传统实力比较后段的球队如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等,实力都可以有很显着进步。可以想象同样的进步空间,完全也可以发生在未来的FIBA亚太区,亚洲篮球水平依然可以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当然,也许在未来几年乃至于2019年FIBA篮球世界盃的参赛权竞争上,澳洲和纽西兰仍然会佔据优势地位,但我认为从2021年FIBA亚洲盃或2023年FIBA篮球世界盃开始,中国、伊朗、菲律宾、韩国和其他国家包括中华队将慢慢赶上,并展现出他们的竞争力。

    第二个我认为会影响到所有国家的重大变化是,FIBA亚太杯和FIBA世界盃的资格赛将在每个单数年中交替举行(换言之,FIBA篮球世界盃在2019年、2023年和2027年举行,FIBA亚太盃在2021年、2025年及2029年举行),而比赛期间为该年度的二月、六月、九月、十一月。这个影响是巨大的,因为它很显然地影响各国国内联赛的时程安排。这些时间将举行FIBA篮球世界盃或FIBA亚太盃的资格赛,这意味各国家预期要派出他们最好的球员来竞争名额。我喜欢这个改变是因为我们将会有主客场的比赛,这应该会使这项运动在许多地区中更受注目。但可能令人担心的是,是否所有职业联赛和国家篮协都愿意完全配合,为了FIBA资格赛而调整他们的赛程安排。

    大部份的情况下,我可以想象大多数的亚洲职业联赛(例如:CBA、KBL、B.League、SBL、IBF Super leagu、LBL…等)都可以调整他们的赛程安排。对大多数亚洲国家而言,「国际赛比赛期间」不是陌生的东西,因为他们在足球场上也可以看到同样的制度,同样的概念早已深植于许多的体育文化里。各国的体育协会主事者可能也会心想「如果足球可以做得到,篮球我们也能做得到」。坦白地说,大部份的亚洲联赛约在三~四月就结束,资格赛的时程应该不会造成太大的问题。

    但在菲律宾就不敢保证了。菲律宾的职业联赛(PBA)和篮协(SBP)在协调组合出最好的国家队的问题上,一直有一些状况。讽刺的是,菲律宾篮球迷在世界上是有名的热情,但是由于商业上和政治上的因素,他们始终无法派出最理想状态的国家队阵容。即使是现在,随着新的赛制即将来临,但它们仍然不能确定,是否PBA愿意配合FIBA资格赛的比赛期间而调整其複杂的赛程(一个例子:本赛季最后一循环的完整赛程表到现在都尚未公布)。这就是为什幺我们可以预见,未来菲律宾在召集全国最好的篮球运动员在一起集中训练,会遇上不断的麻烦与问题。而这就是为什幺,菲律宾篮协倾向组成一只专职的国家队Gilas Pilipinas,其成员基本上是由一些最有天赋的业余球员,他们愿意全职投入国家队培训,而不是打职业赛赚钱。

    一个我看到的情况是,与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不同,菲律宾的职业联赛PBA不归篮协SBP所管,即使技术上来说PBA是在国家篮协SBP体制之下的。PBA有自己的决策团队,而篮协SBP从来无法真正地要求PBA任何东西。如果可以像其他大多数国家的情况,篮协主管单位对其职业联盟具有约束力,那幺配合FIBA资格赛行程调整联赛的赛程,不过只是形式上的问题。

    不幸的是,这样情况在菲律宾是行不通的,PBA不认为它们必须配合FIBA或SBP而调整任何它的时间表。试想,PBA的处境在欧洲职业联赛中也有,可他们就处理的漂亮多了。从商业的角度来看,毕竟PBA是一个商业实体,这样做有它的理由。但从要组成一只为国争光国家队的角度来看时,它确实製造出了很多的困难。我的意思是,当然,菲律宾国家培训队Gilas Pilipinas这种方式也运行的不错,但让我们们心自问这几年来,这样的方式究竟能赢下多少个亚洲层级的冠军?(例如亚锦赛和FIBA亚洲盃)。实际的情况是,自2009年该计划实施以来…一个都没有。

    没错,菲律宾至少在过去几年成绩已经有了显着地提高,他们打进了篮球世界盃30支球队的名单之中,但这样就足够了吗?这就是菲律宾篮球的极限了吗?或者PBA和SBP能够愿意真正地一起合作,以革新的方式来实现革命性成果?它并不一定要在2019年世界盃篮球赛中打出什幺漂亮的成绩,但也许能在未来几年亚洲层级的赛事中,至少赢得那怕只有一次的冠军,也不会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有一天,我能预见新的FIBA赛制,可以真正推动各个国家篮协、篮球队和整体篮球风气的成长,但惟有他们都能适当的做出调整因应与配合。如果这些国家希望有突破性的成长,那幺他们也必须做出突破性的改变。

    以上资料来源:Fiba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