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平板 >共享经济下劳资关係的困境与出路(下) >
共享经济下劳资关係的困境与出路(下)
    共享经济下劳资关係的困境与出路(下)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谈到了数位科技公司 Managed by Q 的崛起,以及它面向员工全新的理念。它完全走上了与 Uber 相反的方向,向数位平台上所有劳动者提供与全职工作者一样的待遇和保障。它的出现究竟意味着什幺?全美国对「按需即时响应经济」下的劳资关係目前抱持着怎样的看法?又会对未来的经济和公司运营模式产生怎样的影响?

    Oliveira 的职场路

    目前这种向「按需即时响应」经济倾斜的趋势对于 Oliveira 来说不会觉得难以适应。因为在这个智慧手机 App 逐渐成为经济引擎的时代浮出水面之前,他就已经开始独自赚钱养家了。十年前, Oliveira 从巴西小镇 Minas Gerais 来到了纽约,随他父亲一起做工程项目。后来他就开始独立接一些零活,就比如是路边的机械维修人员,铺地板工,又或者是砖匠。三年前,他发现了 TaskRabbit ,这个最灵活的劳动力媒介平台。在上面,无数工人都在为某些修理和清洁的短期工做争取机会。

    一开始这个平台对每个工人来说还不错,但是慢慢的这个平台逐渐演变成为了承包商寻找工作机会的场所,劳动承包商将这些工作机会揽下来,再次分发给下面的工人。于是 Oliveira 就不再在上面找工作了,开始自己出来创业。 Oliveira 成立了一支维修人员团队,业务覆盖纽约和纽泽西州,其服务客户对像中还包括了 Uber 。后来他在 Uber 的另外一个约聘员工那里听说 Managed by Q 。

    在 2014 年年末他开始不断将自己的队伍整合到 Managed by Q 的系统中。他的人为他工作,他为 Q 工作。在加入 Managed by Q 不到一年的时间,他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接近于公司管理层,成为了维修人员中的经理人。他监督手下的工作,还负责在某些新技能上提供培训。

    跟那些完全自己给自己打工的维修人员不同, Oliveira 的工人都享有 Managed by Q 200 万美元的保险政策。如果他们一个星期工作超过 30 个小时那幺还会收到额外的福利,如果工作时间在后续的日子有所下降这个福利也不会停止发放。医疗保险上面的种种福利完全由 Managed Q 提供。如果这个维修人员真的有惊人的手艺,那幺一个小时他能赚得 45 美金。

    Uber 的辩解

    而面对这个劳资关係难题, Uber 也有着自己的理由。它强调是工作者本身的能力以及工作自由度无法让他们成为稳定的僱员。根据 Uber 发言人的数据: 65% 的司机月工作时间能够相差到超过 25% ! W-2 僱员可没有办法在他们想工作的时候工作,不想工作的时候就不工作。 Uber 这样辩解道。但是这个说法的漏洞在于:法律也没有规定全职员工必须工作多少小时之后才能有资格成为全职员工啊!目前在加州 Uber 面对的这场官司已经演变成了一起集体诉讼。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越来越多的「共享经济」,「即时按需响应」公司都开始走向一个两难的境地,你说为一个员工进行投资吧,这个工作的性质和内容是无法保证让投资转化成为可以衡量的回报的,这个行为本身就将司机自我僱佣的概念给複杂化了。在以「兼职者」的身份进行对待的状况下,波士顿律师 Liss-Riordan 直言:「Uber 的司机并不是创业者,他们收入提高的唯一途径就是工作更长时间。」

    1099 VS W-2

    而 W-2 的聘僱协议就允许升职,这就能够促成僱员和雇主之间更加稳定、长期,且带来双赢结果的关係。 Managed by Q 下面的一个清洁工, 38 岁的 Anthony Knox 在公司早期就加入进来,如今已经被提拔成为了员工培训方面的主管。他感慨道:「其实每一个人都想要更多的责任和权力。」

    责任更多,当然也意味着更高的工资,这当然在 1099 聘僱协议下是不可能实现的。举个例子,在纽约, Managed Q 的清洁工一开始的薪资是一个小时 10 美金,在过了一定的培训期之后薪资上涨为 12.50 美元。而清洁工也可以成为老师,这样一个小时就能赚 14 美元,然后会进阶成为品质监管员,年薪是 35,000 美元。 Managed by Q 向客户收取费用是每个现场工人每小时 25 美元。

    纽约城最大的物业服务者联盟 32BJ SEIU 在提供 A 级办公大楼服务的时候,最低工资也不过一小时 26.198 美元。联盟拥有 145,000 名成员,跟 Uber 的纽约司机人数差不多。

    数位科技公司往往都倾向于避免跟传统的工

    会纠缠在一起。来自纽约,负责提供家庭和办公室清洁服务的公司 Myclean 虽然也是使用的 W-2 工人,但是该公司的 CEO Michael Scharf 表示:「至今我们都还没有跟清洁工工会打过任何交道。我们希望他们能放过我们。」最近风头正盛的联合办公新创公司 WeWork 刚刚获得了超过 100 亿美金估值,在今年六月与一家清洁公司解除合作,因为该公司的工人们威胁要成立工会。事后, WeWork 找来一些清洁工

    以 WeWork 的全职员工对待。

    W-2 员工待遇背后的风险

    其实,科技新创公司如果选择给员工提供「全职员工」应有的待遇,对于这些公司来说真的是一笔不小的负担,尤其是那些立足于 App ,想要快速实现扩张的平台更是严峻的挑战。一个新创公司如果选择了 W-2 员工待遇,那幺它的员工队伍必定更精简,专注于高端产品。因为选择了 W-2 员工身份,会大幅地提高管理和聘僱员工的成本。 Zirtual ,一家按需响应的数位公司,在今年 5 月选择全面转向 W-2 员工待遇。其创始人 Maren Donovan 表示该公司的成本推高了起码 20% 。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加速了 Zirtual 的死亡。在今年 8 月,公司突然宣布停业,并选择出售给 Startup.co 。 Maren Donovan 事后感慨总结道:「目前所有以按需响应为基础,以分享为特色的公司都是围绕着『独立合约承包商』的概念来运营,一旦他们选择将『合约承包商』的角色转换成为『全职员工』,其获利模型就不复存在,巨大的成本支出会将它们压得片甲不留。」

    当然上面这只是一个失败的例子,其实目前也不乏成功的案例。毕竟, W-2 员工是值得投资的,投资这样一个员工远胜过在 1099 聘僱协议下来了又走了的独立承包人。

    巨大的鸿沟

    如今待遇丰厚,拥有稳定事业的工程师只负责设计这个平台,但是他们不是真正与付费客户进行互动的人。着名风投公司 Homebrew 的合伙人,同时也是 Managed by Q 的投资人 Hunter Walk 坦言:「如果一家公司只是对来自公司总部的那帮人给予尊敬,而对于在外出勤的人呼来喝去,那幺这个公司很难打造出像样的,具有凝聚力的团队来的。」

    确实,在「共享经济」领域,人们更多的将鲜花、掌声、荣誉,物质上的奖励献给数位科技公司的工程师,UX 设计师,产品经理,这些开发出来价值几十亿美金的 App 的脑力工作者。

    而在 Managed by Q ,公司将更多的注意力投放在外勤人员身上,所有的管理者必须具有扎实丰富的经验才可以,不仅在专业技能上有过人之处,而且还要善于跟客户打交道。前文中的 Oliverira 现在的头衔是「维修人员团队的经理」,但并不一定他就能继续上升到最高管理层,下面的人同样有机会。他谈及跟其他员工的关係时这幺说道:「如果你自己都分不清楚底下的维修人员应该做什幺,不应该做什幺,那幺别说升迁,自己目前的职位都有可能保不住。」

    硅谷经济红得发紫,但是大部分公司似乎还没有将那些用体力劳动者纳入到自己丰厚的回报计划中。

    Managed by Q 仍然继续一路飞奔

    在周六的下午,笔者参观了 Managed by Q 的新办公室,这是一间不规则的 Loft,弯曲的窗户以及砖砌拱门都很显眼。而这个办公场地之前的公司是 AOL 。在厨房旁边堆放着吸尘器以及其他一些清洁工具。而当笔者来访的时候,公司正在举行 Operator Assembly 大会。这是给清洁工、维修人员以及新入职的一些新人準备的,让他们能够定时听取公司目前的一些政策和新闻。在听取了一系列令人振奋的公司整体成长数字之后,员工们开始分成很多小组来开始讨论更细緻的工作内容,比如如何跟客户打交道。

    共享经济下劳资关係的困境与出路(下)
    Anthony Knox 在表彰会上接受 Managed by Q 公司的奖励

    在每次例会结束之后,专门还安排了一个表彰仪式。一部分员工因为表现突出,在客户那里获得非常高的评级,会在这个表彰仪式上接受奖励。在笔者到访的那一天,其中一个接受奖励的员工名叫 Knox,他是负责培训监督方面工作的,因为没有缺勤一天而获得奖赏。他在台子上发布感言:「当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我就告诉你们我将付出我的所有,而这句话就是我每天工作的準则。」话音刚落,台下的同事们给予了无比热情的掌声。他的奖品是价值 25 美元的 Visa 礼品卡和一张奖状。而 Managed by Q 计划在今年年底开始为某些清洁工和外勤人员设置期权激励计划……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共享经济下劳资关係的困境与出路(下)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推荐